4名杂技少年在成都演出时集体出走 家长发声:孩子想继续读书

5月1日,河北吴桥来成都演出的4名未成年人在深夜集体出走,经过各方力量竭力寻找,最终在出走6天后被全部寻回。被寻回后,他们认为学校在安排外出实习演出期间,演出经纪人言语伤害、不给早饭吃、演砸了要做500个俯卧撑……让他们“很委屈”。红星新闻对此进行了一系列报道,该事件引发广泛关注。

周女士及儿子张宇豪

5月15日,河北吴桥县人民政府通报了关于“杂技少年成都失联事件”的调查处理情况。通报中称:吴桥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公办职业技术学校)与高文军旗下的民间杂技团——吴桥县综艺杂技马戏团,双方是校企合作关系。当地政府对综艺杂技团负责人高文军涉嫌履行安全监管职责不到位以及私刻、买卖印章等问题进行受案调查,给予训诫,责令其具结悔过,并收缴私刻的印章。其次,由县文广旅局暂扣综艺杂技团《营业性演出许可证》,责令其停业整顿。责令负责职教中心全面工作的常务副校长张宏路停职检查。责令杂技联盟按照《杂技职业教育联盟章程》规定,将综艺杂技团清除联盟队伍,由联盟妥善安置在校学员。

家长:

首次知晓孩子是在私人杂技团学杂技

河北吴桥官方的调查处理通报发布后,红星新闻记者也第一时间联系上其中一名杂技少年张宇豪的家长。张宇豪的母亲周女士表示,这是他们想要的结果。而通报出来以后,她才首次知晓,原来高文军并不是代表公办学校,而只是一个私人的杂技艺术团。“当初他们打着国家的旗号来(贵州)当地招生,就是欺骗老百姓不懂;此次出问题,也是他们不负责任。”她认为,虽然吴桥县对高文军以及他的杂技团进行调查以及停业整顿,“但这对他(高文军)来说应该是很轻的了”。

孩子被找到

对于4名孩子在免费入学前,高文军曾与家长签订的一份《免费学员合同》中提到“学员在四五年的学习期间内不得中途退出或是转入其他团体,如有违约,应由学员父母向甲方(学校)支付经济赔偿金10万元”,周女士表示,5月7日找到孩子后,他们连夜赶回贵州,“当时(高文军)就让我们带孩子先回去,他过几天再来给我们商量,但到现在都没有一句话”。

对于上述合同中提到的所谓“违约赔偿”问题,她明确表示“不愿赔偿”,“弄丢孩子是他们的责任,如果要我赔偿,肯定是要他们来(贵州当地)给我说”。但她称,直到目前,高文军也未再和她联系。事发后,河北当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也赶到她老家,对于10万元赔偿的事情,“他们说这个合同应该是无效的”。

孩子已在小学复学:

“想继续读书,好好地读书”

周女士表示,事发后,贵州当地政府也派人进行调查,称对他们把孩子送去河北学杂技的事情不知情。目前,周女士的儿子张宇豪已回到贵州当地小学入学,“现在他在家里跟小伙伴也玩得很好,状态还可以,但就是不愿意提,也不愿意说学校那边(的事)”。此事发生后,张宇豪也告诉母亲“想继续读书,好好地读书”。

另外,周女士也向各方人士表达谢意:“有那么多人帮助我们,感谢帮我找孩子的志愿者、警方、媒体记者,没有你们,我可能不知道去哪里找我的孩子。”

而经历了这件事,作为家长,周女士也想提醒广大家长,一定要请专业人士甄别(招生主体),“不要再让孩子走这样的路”。她现在都还在自责,“如果当初我找一个懂的人去看一下(合同),就不会让孩子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去学杂技”。

红星新闻记者 章玲


Comment As: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