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最新演讲:有5件事要做

黄奇帆资料图。本文来源:中国冶金报 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 樊三彩 报道

黄奇帆资料图。本文来源:中国冶金报 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 樊三彩 报道

黄奇帆:新格局下,

中国对外开放的新特征、

新成就

3月30日,在由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主办的2024(第十五届)钢铁高质量发展大会上,研究员、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做主题报告《新格局下,中国对外开放的新特征、新成就》。

国民经济“五脏六腑”适应内循环为主需要一个过程

“过去几十年我们都以外循环为主,目前要真正实现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国民经济的‘五脏六腑’适应这一新格局需要一个过程。”黄奇帆强调,要适应内循环有五件事要做,也是新发展格局的五大内涵。

第一,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形成自立自强科技创新能力。我国科研开发投入从1990年的121亿元到2023年的3.3万亿元,增加了270多倍。“其中,95%的投入是用在了引进、消化、吸收的外循环过程中,从无到有的原始创新的科研费用只占全部科研经费的5%。”黄奇帆表示。

因此,党中央明确“十四五”到2035年期间,中国原始创新的科研投入到2025年达到全部研发费的10%,到2030年达到全部研发费的15%,到2035年达到全部研发费的20%。“发达国家尽管原始创新走在我们前面,但过去几十年仍然每年把全部研发费用的20%用在原始创新上,我们恰恰在这一块做得不到位。”黄奇帆表示。

第二,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中国是有14亿人的天然大市场,但存在一些堵点使得中国大市场碎片化,循环不够畅通,影响资源优化配置。如某地做了一项好产品,各地便会跟进,过几年就陷入过剩,接着便要去产能、去库存;保护落后,如大部分城市都选择当地或该省制造的车辆作为出租车,不论车的质量如何,这里面就是碎片化的分割市场。2019年,党中央国务院出台《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30条政策均是为了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管理方法调整以及改革开放,实现统一大市场。

第三,要通过扩链强链补链,形成“一头在内、一头在外”,上中下游产业链垂直整合一体化的制造业体系。推动加工贸易从过去“两头在外、大进大出”,转变为“一头在内、一头在外”,实现产业链上、中、下游70%~80%零部件在中国本土集群化生产,打造水平分工加垂直整合一体化的产业链集群。黄奇帆表示,加工贸易的GDP转化率一般只有12%左右,这12%包含工人薪酬、企业利润、生产资料折旧及各项税费,效益是不高的;70%~80%零部件在中国本土制造,其劳动力就业、利润和税收都留在了中国,带来的GDP转化率达到32%左右,大幅提升了效益和质量。

第四,要提高最终消费(老百姓消费+政府消费)占GDP的比重,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要显著提高。过去三四十年,中国最终消费只占GDP拉动力的40%,其中老百姓消费占比为30%多,原因就在于老百姓可支配收入只占GDP的40%左右。而世界发达国家内循环的最终消费拉动GDP都在55%~60%。“到2035年,我们要力争将中国的最终消费拉动GDP的比例提高到50%~55%,就要通过增加就业、提高工资水平、解决教育卫生文化住房等老百姓的后顾之忧,提高老百姓的可支配收入。”黄奇帆表示。

第五,要更高水平的开放、更深层次的开放、更宽领域的开放。近10年,这“三个更”具体表现为五大特征。

是在投资政策上,从过去几十年的引进外资为主,转变为既鼓励引进来,也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投资。据统计,1979年到2012年这34年里,中国境外投资一共约为5000亿美元;而仅在2017年到2021年这5年时间内,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就达到了约7700亿美元。引进来、走出去双向投资的特征已经很明晰地显现出来了。

二是在贸易政策上,从过去几十年的扩大出口为主,转变为鼓励出口和增加进口并重。近10年,一方面,我国稳步降低关税水平、稳步扩大进口;另一方面,自2018年起每年在上海举办超大规模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欢迎跨国公司把好产品出口到中国来。

三是在区域开放政策上,从过去几十年的沿海地区开放为先为主,转变为沿海沿边内陆协同开放、整体开放。2010年以前,我国各类国家级的开放措施都是从沿海开始的。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任何新的开放措施,都是东西南北中一体化开放。以自由贸易试验区为例,这10年一共批了22个自贸区,其中7个在沿海、7个在中部、7个在西部,外加1个海南岛。2010年以前,中国所有70多个保税区,跟中西部无关;2010年以后,全国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增加到168个,覆盖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其中中西部地区批了60多个,东中西遍地开花。

四是在产业政策上,从关税和贸易总协定(GATT)和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下的货物贸易为主,转变为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共同发展。以往,中国引入的外资主要集中在工业、百货、建筑业和房地产等产品看得见摸得着的有形领域,对金融业、服务贸易等无形领域,如外资银行、保险公司、基金和证券公司,以及教育、医疗、服务业和文化艺术等,在准入前国民待遇、股权比例限制以及营业范围上,内在的约束还有很多。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要求对服务业、金融业和工商产业的外资企业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竞争中性等,各种限制都要取消,实现全方位、宽领城、多渠道开放。

五是在全球外贸秩序治理方面,从以融入和适应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为主,转变为积极参与甚至引领国际投资和贸易规则的制定修订。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国际贸易国,不管是投资领域还是贸易领域,中国都有重要的影响力和发言权。近10年来,中国积极参与对国际贸易规则的修改,一起参与谈判确立国际贸易规则中新的制度,所以中国不仅是适应现行的国际贸易规则,还开始介入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和修订,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

“这5个新特点,与40多年来的对外开放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在新时代、新格局下,形成了更高水平开放、更深层次开放、更宽领域开放的新特征。”黄奇帆表示。


Comment As: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