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迅速崩坏 莫迪政府到底干了啥

来势汹汹的第二波新冠疫情,让印度变成了“人间炼狱”:医院里人满为患,氧气短缺供应不足,伤亡事故频发,大批富豪逃离,死者被大规模就地火葬,首都新德里用于火化尸体的木材所剩无几……

据印度卫生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5月2日8时(北京时间10时30分),过去24小时内,印度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92488例,累计确诊19557457例;新增死亡病例3689例,累计死亡215542例;累计治愈15992271 例;现存确诊病例3349644例。

这是自4月22日以来,印度单日新增病例连续第11天保持在30万例以上。

截图自印度卫生部官网

原本可控的防疫局面,何以崩坏至此?而莫迪政府,似乎并不想为此担责。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月1日报道,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JP)发言人纳伦德拉·塔内亚(Narendra Taneja)本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应对印度第二波新冠疫情是政府的“首要任务”,但他认为这场疫情危机此前是无法预见的,尽管无数的国家受到第二波新冠疫情出现的新的变种病毒所重创。

而莫迪政府的卫生部长哈什·瓦尔丹(Harsh Vardhan)则将锅甩给了地方邦政府。他认为邦政府应该为没有实施区域封锁和卫生保健系统管理不善负责。他还表示,医院氧气短缺不是供应问题,而是分配问题,这是各邦政府的责任。

哈什·瓦尔丹

但许多印度人认为,疫情失控(电视剧),责任就在于莫迪政府,他们不仅没有为第二波新冠疫情浪潮做好准备,而且还鼓励民众在印度教节日和政治集会上举行大规模集会。

“政府让我们所有人失望了。”印度反对党印度国民大会秘书长普里扬卡·甘地·瓦德拉(Priyanka Gandhi Vadra),在本周的一份声明中说道,“即使是我们当中这些反对他们并与之抗争的人也没有预见到,在如此灾难性的时刻,他们竟完全放弃领导和治理新冠疫情。”

好大喜功的莫迪和盲从的印度民众

莫迪十分热衷于将自己与政府应对疫情的积极方面联系在一起(电视剧)。

比如,接种过疫苗的印度人会收到一张印有莫迪头像证书的证明;旨在帮助支持那些确诊病人的新冠病毒救援基金会,被命名为“PM Cares”,即“总理紧急情况公民援助和救济基金”的缩写。它的官方网站上还有莫迪的头像。

将自己的名字与积极的防疫举措关联起来,莫迪政府成功应对了印度的第一波疫情,莫迪本人也在民众间着实捞了一把声望。

莫迪

1月28日,莫迪在世界经济论坛上自豪地宣称:“(印度)通过有效控制新冠病毒疫情,拯救了世界和全人类,使其免于一场重大悲剧。”

而在1月28日当天,印度的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18855例。

CNN报道称,当时许多印度人认为新冠疫情已经结束,因此印度的疫苗接种速度比预期的要慢。此外,印度13亿人口中,约有3亿人是文盲,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没有能力调查正在发生的事情,只能听信莫迪政府的宣传。

印度官员不段声称疫情得到控制,但印度的单日确诊人数在迅速增加 截图自CNN

然而,新冠疫情远没有结束。自2月份开始,印度单日新增病例就逐渐增加。但印度人民党仍然宣称,印度在莫迪能干、敏锐、忠诚和富有远见的领导下,击败了新冠病毒。

3月7日,印度卫生部长瓦尔丹在一场医学年会上声称,印度正处于“Covid-19大流行的终结阶段”。同一天,印度的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18599例。

报道截图

3月27日,印度阿萨姆邦和西孟加拉邦议会选举开始,接下来的几周内,印度政客们举行了一系列机会。当天的印度单日新增病例数已到达62714例。

3月30日,在印度单日新增病例达到53480例的情况下,印度卫生部长瓦尔丹还在声称:“印度的疫情已经得到控制。”

4月1日起,数百万印度人前往哈里瓦尔,共浴恒河水,庆祝大壶节。而当时,印度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已经达到81466例。

大壶节期间,印度民众聚集在河边祈祷

4月17日,印度总理莫迪在大型选举集会上发表演讲,为印度人民党在西孟加拉邦的邦议会选举中造势。他在现场演讲时说道:“我可以看到人山人海,我从未见过这样(大规模)的集会。”

同一天,印度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达到261394例,这超过了整个疫情期间,许多国家出现新增病例的总和。

对于印度发生的毁灭性的第二波新冠疫情,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和流行病学家拉马南·拉克斯米纳拉扬(Ramanan Laxminarayan)表示:“我认为,许多人过早地感到乐观,这种乐观可能是没有根据的,事后看来,这种乐观最终是致命的威胁。”

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亚洲政治专家塔内贾(Taneja)说道:“莫迪自满,甚至傲慢地认为,印度已经成功控制住了疫情。然而更发达的国家,拥有更加强有力的医疗卫生体系的国家还在新冠疫情里苦苦挣扎。”

第二波疫情爆发后,莫迪政府的不作为激怒民众

随着印度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迅速增加,莫迪基本上保持了沉默——人们预计的第二次全国封锁并未出现。在上个月的一次讲话中,莫迪还积极倡导反对全国范围的封锁。

莫迪的不作为,招致了许多印度民众的愤怒。#莫迪必须辞职#(ModiMustResign)#,#莫迪制造了灾难(ModiMadeDisaster)#等话题标签,在推特上广泛传播。

4月26日,印度医学协会(IMA)全国副主席达希亚(Navjot Dahiya)直指印度总理莫迪是“超级传播者”,因为他举办政治选举集会,并允许数百万印度朝圣者前往印度北部的哈里瓦尔,庆祝印度教节日大壶节(Kumbh Mela)。

亚洲政治专家普拉迪普·塔内贾(Pradeep Taneja)也表示:“人们期望他们的政府向他们保证,政府会负责并处理好这些事……但是政府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现在,印度正面临着我有生之年见过的最严重的疫情危机,但莫迪总理在哪里?”

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成员继续举行选举集会

专家们认为,莫迪过于担心失去民众的支持,所以没有实施另一次全国范围的封锁。

2020年3月24日,莫迪宣布了史无前例的全国封锁,当时印度只报告了519例新冠病例。印度公共汽车和火车停运,全国境内跨邦旅行被禁止,大多数人不允许出门,除非他们去买生活杂货。当时有人称其为世界上最严格的锁定措施。

这种封锁在印度持续了数月,印度成功地控制住了第一波新冠疫情。但长期的封锁严重损害了印度数以百万计的日薪工人的利益。CNN报道称,印度经济在第二季度萎缩了创纪录的24%,而去年的GDP总体萎缩了6.9%。

与去年不同,今年第二波疫情爆发后,莫迪反而主张建立“微型防控区”,将封锁集中在令人担忧的地区。至于什么时候实施以及如何实施这些政策,则是由印度各邦政府决定的。

到目前为止,印度至少有8个邦和地区实行了某种形式的封锁,从卡纳塔克邦和古吉拉特邦的宵禁到新德里的全面封锁

3月12日,印度民众观看T20板球国际比赛,多数未戴口罩

印度喀拉拉邦卫生部前官员,非营利性医疗系统转型平台首席执行官拉杰夫·萨达南丹(Rajeev Sadanandan)表示,莫迪政府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上次,全国封锁被广泛批评为失败”。因为它让印度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并使穷人遭受苦难。

除此之外,印度过去一个月在阿萨姆邦、西孟加拉邦、喀拉拉邦和泰米尔纳德邦以及普杜切里邦举行的议会选举可能也是疫情爆发的另一个因素。

缺乏应对准备的莫迪政府

2021年年初,印度经历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莫迪本可以趁机为国家再次抗击新冠病毒做准备,为未来可能爆发的第二波疫情,填补医疗卫生系统的漏洞缺口。

亚洲政治专家普拉迪普·塔内贾(Pradeep Taneja)表示,尽管知道其他拥有更好医疗保健系统的国家,经历了多次新冠疫情浪潮的冲击,但印度并没有为另一疫情浪潮做好准备。塔内贾直言:“(印度)政府存在刑事过失责任”。

印度当地媒体报道称,印度官员去年4月和11月都曾警告过氧气短缺问题,但政府似乎并没有采取行动。普拉迪普·塔内贾表示,莫迪忙于竞选集会而不是保护该国的氧气供应的做法是“自大傲慢”的。

4月28日 印度班加罗尔,一名员工在氧气灌装中心给氧气瓶充气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的医疗卫生系统多年来一直资金不足。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8年,印度的医疗支出占GDP的3.5%,远低于10%的世界平均水平,印度每1000人中有0.9名医生,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6名)。

正如人权活动家哈什·曼德(Harsh Mander)所说,印度的公共卫生系统早在莫迪执政之前就已经“饿死”几十年了。

甚至在此次疫情爆发,医院不堪重负之前,印度监测新冠病毒的能力就已经被严重影响。根据2月份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印度仅对所报告病例的0.06%进行了排序。它的死亡率低于邻国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

印度喀拉拉邦前卫生官员萨达丹丹(Sadanandan)说,印度大部分地区没有足够的监视系统来追踪疫情。但对他来说,这是地方邦政府一级的失败,而不是中央政府的失败,因为卫生健康是各邦的问题。

他说:“对与现在发生的事情,我并不惊讶,因为我们在许多传染病疫情中,都看到过这种情况。”

都是莫迪的错吗?

批评人士认为,国家领导人要承担一些责任。如果莫迪最终要以印度的抗疫胜利为自己邀功,那么他也要为印度在疫情中的失败承担责任。

莫迪在印度的超高人气,意味着他的行为具有莫大的影响力——因此,他对新冠疫情风险的轻描淡写的态度,会影响到他全国数百万追随者的行为。

到今年年初,已经有许多印度人不再佩戴口罩,许多诸如保持社交距离的防疫措施也半途而废。

印度正在面临的严峻局面,是否会损害莫迪的声誉?现在尚未可知,而距离下一次印度大选还有三年时间,莫迪至今还没有明确的挑战者。

4月10日,印度人民党支持者向莫迪直升机挥手致意

但是,亚洲政治专家塔内贾表示,他希望看到“印度公众对莫迪政府进行重大的重新评估。”他说:“印度陷入的灾难不能归咎于任何一个个体。但如果你是总理,很显然,首要责任就要落在你身上。”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印度专栏作家巴克哈·达特(Barkha Dutt)说,她父亲的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窒息了。请给我治疗。”而当印度人民与新冠病毒抗争时,政客们还在举行集会,这让她感到愤怒和背叛。达特称莫迪政府“冷酷无情”,“耳聋”。

她说,印度的医疗保健系统显然已经崩溃了,但这并不是医院、医生或一线工作人员的过错。

“政府没有考虑为第二波疫情危机制定应急计划,这让印度失败了。”达特说,”有人会为成千上万的人死亡负责吗?”


Comment As: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