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绿卡"也能投票 新西兰大陆移民"首投族"很兴奋

  三年一度的新西兰大选将于周六(10月14日)登场,虽然提前投票的人数不如上届,当地选民总体选情也不高。但由于新西兰是全球少数只要取得“永久居民”身份(Permanent Resident,俗称“绿卡”),不需要入籍就能投票的国家,仍吸引华人选民热情参与。

  DW访问三位华人选民,分别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其中一位是首次投票的中国“首投族”、另一位则是曾投过两次的中国移民,还有一位已取得新西兰籍相当多年的台湾移民,来解读华人族群、以及中国因素在本届新西兰大选的角色。

  中国移民兴奋参与

  中国移民朱先生在2015年前往新西兰读书、2022年取得新西兰永久居留权,也是本届选举的“首投族”,他对这次可以参与民主选举显得非常兴奋。居住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的他,甚至还参加了选务工作。朱先生告诉DW,对于从选民登记到提前投票的过程,整体感受“都很不错”。

  朱先生在可提前投票的第一天,也就是10月2日就向公司请假,特地去投票所完成了投票的程序,觉得“不要浪费这个机会”。他还提到他的一位中国朋友,虽然人在深圳工作,但刻意“过关”到新西兰驻香港总领事馆,以完成投票程序。

  从头学习选务工作

  除此之外,朱先生还特别报名了选务人员的工作,成为投票所内负责管理“跨区投票”的人员。对于首度接触选务工作,朱先生表示“非常新奇”,“就我身边来说,还是感觉比较热情”。但没有选务经验的他也感受到这份工作的压力,还向DW说,“(投票当天)最好不要让我数票”。

  他透露,当初报名选务人员的甄选流程很简单,类似于一般公司的兼职工作招聘过程。一开始,选委会有一些基本的测试,例如给应聘者看选民名单、选票样本,让应聘者去数票等。最后会进入一个1对1的面试环节,内容都是很真实的情境问题,包含考验当事人的团队合作,例如他有被考到“如果(身为选务人员)你遇到有人大吵大闹,你该怎么办?”

  接着在1、2周后,他就接到了选委会的电话,告诉他已经录取,并且会有官方电子邮件通知,告诉他具体工作的投票所和上班的时间。

  对于选委会是否会留意应征者的非公民与少数族裔身份,他则说“我的感觉是没有”。以他的个人经验来看,投票所内的工作同事,大部分也都是新西兰的选举“新手”,包含来自印度等国的移民。与他在同一个投票所工作的同事中,只有2、3位过去有参与过选务工作。

  对于为什么会想报名参与选务工作,朱先生说,上届选举(2020年)时他已在新西兰就业,当时有一位华人朋友曾参与选务,并向他介绍过整个流程,让他很感兴趣。这也是他第一次了解到投票和选务的细节。

  朱先生指出,“在(中国)国内没有这种东西,在这边有这个机会,是一个很好的经验”,因此特别想感受一下整个投票的体验。他当时也想,“如果下一次我可以投票了,我就想去尝试一下(选务工作)”。

  “造势”初体验 中国移民:新奇

  在新西兰居住超过10年,2016年就取得永久居留权的中国移民肖先生,回忆起自己的“首投”经验,则是有些波折。他向DW表示,当初取得“绿卡”时,就遇上了新西兰2016年的是否要换国旗的公投,但由于当时移民局跟自己都不请楚“绿卡”可否投票,就错过了首次参与公投的机会,“觉得非常可惜”。

  不过,肖先生自2017年起,每届大选都会投票,也参与过相关的政治造势活动,倍感新奇。居住在新西兰首都威灵顿的他,在2016年底一场活动中,近距离见到了时任新西兰总理凯伊(John Key),也是他首次遇到政治人物“拜票”。他向DW秀出了与凯伊的合照:“现场华人不多,还有另外一个华人朋友,我们都是被同事找去。”

  对政治相当感兴趣的肖先生,2017年选前又出席了另一场举办在大学内的选举活动,并与中国江西省出生的新西兰前国会议员杨健有过交流。而针对那场以华人为主、主要以中文进行的活动,他也回忆道:“(当时)中国留学生还是很有兴趣的,华人的兴致还是很高”。

  没有参加过选务工作的肖先生,回忆起自己2017年第一次投票的经验,有些情境仍感到意外:投票现场跟过去在电视上看到的很不同,而且也没有特别严肃,“跟想像中有一点差距”。

  肖先生举例,在新西兰投票,其实每个投票所都不大,维安也不算严格,而且投票箱都是纸做的,全程也是4、5分钟就投完了。他唯一有微词的地方是,新西兰的选举过程对包含姓名和住址在内的资料,隐私保护应有所加强,否则各大团体和机构很容易就可以取得选民名册,但这也显示“大家都很相信(新西兰)这个系统”。

  而相较于没有投票经验的中国移民,另一位拥有新西兰国籍多年的台湾移民刘小姐,就显得没有特别热衷于选举事务。她告诉DW,“(过去)从来没有(在新西兰)投过票”,“反正我没有在关心新西兰政治”。

  不过刘小姐也说,由于今年被太多朋友询问投票的意愿,她已改变心意,意外成为“首投族”。虽然目前人不住在新西兰,但她最终还是决定注册海外投票,也提前完成了投票程序。她跟目前还住在新西兰的妹妹都决定投票给国家党,理由是国家党比较想“拼经济”,她们也相当关心近几年新西兰治安恶化的问题。

  中国议题非选战焦点

  刘小姐和家人对近年新西兰经济发展不佳和治安恶化的担忧,在华人群体中并非特例,朱先生亦赞成新西兰经济在新冠疫情之后元气大伤、治安日渐恶化。肖先生则认为,相较于包含高通膨在内的民生议题,传统选战会谈的移民问题已经在本届选举中被边缘化,无论是当地的主流媒体、还是政治人物,都对此讨论甚少。

  根据2019年的人口普查,华人已达新西兰人口比例的5.3%,比率与澳洲大致相当。不过,与许多西方国家相比,对华政策、两岸关系、台海安全等国际焦点,看起来并非本新西兰本届大选的热门议题。

  台海问题各党有共识

  路透社9月19日曾报导,在本届选举的首场辩论会中,一家当地媒体曾经问到,如果中国在台湾附近加强军事活动,甚至是入侵民主的台湾时,几位主要的总理候选人会怎么做。而新西兰总理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很明显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希普金斯当时回应,台湾海峡的武装冲突不会对世界有利,新西兰应该动用其所有外交力量——无论是什么力量——试图避免这种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希普金斯的主要对手、新西兰国家党党魁卢克森(Christopher Luxon)也罕见的在辩论中赞成了希普金斯的意见,并认为讨论这样的假设情境没有意义,“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谈论(中国攻打台湾)这样的假设”。

  卢克森当时指出:“我们与主要合作伙伴的关系,实际上与政府非常一致。”他补充说,新西兰历届政府和政党在外交事务上,都采取了两党合作的态度。

  新西兰选举特色

  新西兰政府体制为内阁制,一共120席国会议员,并由议员互选产生总理人选。此外,新西兰自1996年改采单一选区下的“两票联立制”(Mixed Member Proportional),与澳大利亚、美国和台湾不同,但类似德国的选举制度。选民需要投两张票,分别给予自己选区的议员候选人、以及政党。

  在120席国会议员中,有72席议员由选区产生、48席议员由政党得票率的排名产生。与台湾选制相同的是,任何一个政党都必须在政党票中获得超过5%的选票,才可以获得议席。但与台湾不同的是,若选区议员得票率与全国政党票比例有较大差异,席次会略作调整,甚至有可能增加1至2席议员席次。

  新西兰的选举必须要做选民登记,并可以进行海外投票、跨区投票。但与美国不同的是,新西兰并不允许邮寄投票。而与邻国澳大利亚相较,新西兰的投票并不是强制性的,所以投票率也会影响选举结果。

  根据新西兰选举委员会的数据,截止至周四(10月12日)为止,本届大选只有115.6万选民完成了提前投票,虽然高于2017年同期的98.7万人,但远低于上届、也就是2020年同期的174.3万人,显示今年的选举异常冷淡。

  不过,本届选举气氛虽然冷,但选情相当胶着。根据周三(11日)大选前最后出炉的两份民调都显示,当前的执政党“工党”和主要在野党“国家党”,都无法单独取得过半席次,甚至是连友党一同组成联合内阁,都很难拿到过半的61席。

  而除了明显倾向工党阵营的新西兰绿党、“毛利党”、以及倾向国家党阵营的“新西兰行动党”外,另一个小党“优先党”获得多少席次,以及最终是加入左翼的工党阵营、还是右翼的国家党阵营,都有望将影响新西兰下届总理人选。


Comment As: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