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宣仪素颜碍到谁了?

我们有选择是否化妆的自由

前两天吴宣仪因为在节目中素颜出镜被讨论了一番,但这次并不是因为美,而是因为差别大而被嘲。

这真的很奇怪了,化妆难道不是最基本的个人自由吗?再说,不会真的有人以为妆前妆后无差别才是常理吧,那化妆品的作用是什么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各类社交平台上对化妆文化的疯狂输出,让化妆成了一件不得不做的事。

伪素颜妆、无效化妆、ABG甜酷妆……还要应对不同季节不同场合不同人,这样的改变让我们变得很难确定化妆到底是一种自我愉悦,还是无形的压力。

可见,“化妆自由”的口号虽然已经被多次提及,但当大家仍然在广泛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恰恰说明这种自由没有成真。

记得之前在豆瓣上也看到过一个相似话题:#化妆给你带来过什么压力?#,排名第一的回答是以韩国留学生为视角,带我们走进韩国女生对化妆的执着。

她称,不化妆,是韩国女生的一场越狱

“在韩国,女性从小就被灌输了化妆的重要性。化妆是一种礼貌,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甚至女生连戴框架眼镜出门都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化妆这件事情仿佛刻在韩国女性的血肉里,连韩媒都说,“这个国家,一直在‘外貌至上主义’的路上,没有刹车似地狂奔。”

韩国女生从小学便开始接触化妆品,更不要说高中生和大学生了。

但最让人惊讶的是,韩国主妇在坐月子期间没有化妆,也会遭到了婆婆的指责:“毛孔这么大,好歹也画个涂个粉底呀。”这句话让她下定决心,从此以后就算状态再差,也要化妆。

这迷惑的想法让人不禁想到千颂伊,就算得阑尾炎,也要坚持化完妆再看病。

重压之下,她们终于开始反抗。

砸烂化妆品,摘掉假睫毛,戴上眼镜,不再无止境的迎合这些所谓规则,她们把这个行为取名为“脱掉束身衣”。

美妆博主裴丽娜也参与了这场运动,她上传了一段叫《我不漂亮》的视频,视频中一步步卸掉了自己的妆容,最后自信的以素颜示人。

“「束身衣」越来越紧。我们不得不在每次出门前,花费一两个小时化妆。忍受眼睛的酸涩,嘴唇的干裂,更不要说他人的评判带来的自卑和煎熬。”

支持她的人有很多,但随之而来的还有数以万计的霸凌信息,甚至除了言语讽刺外还对她发出死亡警告。

在这样的人身威胁下,她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她关掉了评论,变得抑郁。好在善良的女孩没有被击垮,再出现时,她已经换了全新的面貌。

国内对这件事的看法虽然没有那么病态,但化妆压力的问题也困扰着许多人。

你化妆出门:

“哟!要去约会啊,打扮这么隆重。”

你没化妆出门:

“怪不得没有男朋友,也没男生追。”

好像不论女生化妆与否都会被人曲解。

自古常说“女为悦者容”,但当我们用现代的眼光去审视这番话的时候,不免产生一些疑惑。

女生真的只是要去吸引异性注意力才化妆吗?

事实上,对女性外表的苛责其实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因为古时男权社会的影响,女人们以男性喜好来打扮自己,以此来获取生存资源,甚至也会因为外表较好而获得了一些额外的资源。当达不到这个标准时,就会开始焦虑。

但时过境迁,如今女性有了足够的能力与话语权,我们有化妆的自由,也有素颜的权利。

而化妆这件事,本就应该是锦上添花,而不是强制的修饰。

对于别人的负面评价,不需要感到自卑或强行改变,那些只因外貌论高低的人,多半是思想过于贫瘠了。这样的人说出的话,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Comment As:

评论 (0)